“赖声川大讲堂”2018年第五讲:解决创意之疑难杂症

2018年11月5日 10:14评论关闭Views: 9

自今年1月“赖声川大讲堂”在上剧场开讲以来,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一轮春夏秋冬。在这座专属剧场里,他的“创意学”演讲跨越了戏剧、音乐、建筑、教育等领域,在数千名观众的心里打开了一扇通往创意的大门。各行各业的人走进上剧场,甚至有观众从全国各地赶来,听赖声川分享他多年来的创意经验,共赴这场创意之约。2018年的五次讲堂,已经让“赖声川大讲堂”成为了上剧场重磅驻场活动之一,旨在通过上剧场这个平台,与大家分享创意的宝藏。

“赖声川大讲堂”2018年第五讲:解决创意之疑难杂症11月4日晚,赖声川为观众带来了今年最后一堂创意课,为大家讲解创意的疑难杂症,这堂课不仅是今年大讲堂的结尾,更是明年新一轮讲堂的开端。2019年,上剧场将延续活力的创意碰撞,奉献更加精彩多元的“赖声川大讲堂”。

“创意金字塔”解读创意基础

为什么赖声川的灵感总是不断迸现?为什么他总能在传统之中找到再创新突破口?在前四讲中,赖声川将创意归结为一个“金字塔”的架构,在“创意金字塔”中,最重要的两个方面是方法和智慧。艺术来自于方法,智慧则来源于生活。启发于赖家“床头故事”的亲子剧《鲸鱼图书馆》,是继《蓝马》之后又一部充满教育意义、深受家长孩子喜爱的作品。赖声川认为,当前的教育大都只注重方法这个领域,但真正要成功,是需要智慧的,通往智慧的路上往往有很多屏障,作为父母,应当意识到屏障的存在,只有打破屏障,才能让下一代发挥天马行空的创意。

“赖声川大讲堂”2018年第五讲:解决创意之疑难杂症作品的结构是赖声川所强调的创意基础。从佛罗伦萨教堂、科隆教堂的建筑结构,到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结构,都充满着严谨完整的结构。赖声川总能从我们身边的案例挖掘出创意的联系,为大家呈现他的创意理论。作为今年大讲堂的结尾,第五讲中,他以曾经创作的作品《如梦之梦》、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、《在那遥远的星球,一粒沙》等为例,解读了创意中的疑难杂症。

生活是创意最大的源地

现代社会所注重的“创意产业”,早已不止艺术领域,营销、管理、教育等方面都纷纷强调创意思维。当人们在谈论创意时,他们希望获得什么呢?赖声川认为:“改变道路最快的方式是改变目的地。”目的是什么,就决定人们得到什么。但创意如何产生?又该如何辨别真正的好创意?很多人看似在生产创意,其实只是换汤不换药、流于形式的创意。

“赖声川大讲堂”2018年第五讲:解决创意之疑难杂症在赖声川看来,创意是可以学习的,它无处不在,生活中的一草一木皆能成为灵感的来源。他认为,灵感来自内在,来自人生的积累。来到上海生活的三年间,赖声川从未停止创作。赖声川说:“创意人的周围充满了虚线。”创意,就是将这些虚线连接在一起。《隐藏的宝藏》的灵感就来源于他三十多年来侧台观戏的经验;八小时剧场史诗《如梦之梦》的创作,是他前后历经十年,将曾经看过的画作、住过的公寓、发生过的社会事件等一段段看似破碎的记忆连接在一起而产生的;今年,赖声川的新戏《游园·流芳》在美国洛杉矶汉庭顿图书馆的中国园林——流芳园演出,一个全英对白的发生在西方的故事,加入十分钟的中国昆曲《牡丹亭》的唱段,这次实验呈现了一种新的方式:东方的文化,用西方的浪漫诠释,可以让完全不懂昆曲的观众直接了解中国文化。赖老师用他最绝妙的结构,把《牡丹亭》,或者说是中国的文化,融进了汉庭顿的这个西方国家的园林中。

“赖声川大讲堂”2018年第五讲:解决创意之疑难杂症大讲堂是剧场功能性的延伸

在赖声川看来,上剧场本身就是一个创意的产物。与其他“殿堂级”剧场不同,坐落在商场里的上剧场,更能贴近大众的生活,把创意融进日常的吃喝住行之中,“我在做试验,把高档的文化场所放在了美罗城这个很生活化的空间。我不反对高大上的殿堂,但是在现代社会,生活和剧场应该要融合在一起。”

“赖声川大讲堂”2018年第五讲:解决创意之疑难杂症本着这样的理念,上剧场致力于打造一个在戏剧演出之余,能更多地与大众产生联系、对话的公共空间。在每一次演出、座谈、讲堂中,讲者、嘉宾和观众都仿佛置身于创意旋涡的中心,一次分享、一句提问,往往能碰撞出无限的创意火花。

“赖声川大讲堂”是继“丁乃竺的会客厅”、“丁乃竺的读书会”之后,剧场功能性扩展的一个更具新意的试验。这一年,越来越多原本从未走进过剧场的人,通过“赖声川大讲堂”走进上剧场,听赖声川跨越领域、深入浅出的演讲,收获颇丰,并将其分享给身边的朋友,创意的磁场就从这里延伸开来,辐射到更多的人群。

“赖声川大讲堂”2018年第五讲:解决创意之疑难杂症
Tags: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