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家专访:缪杰:家乡,就在不远的前方

2018年12月13日 12:23评论关闭Views: 25

缪杰说,身为创作歌手,有时灵感突发,很快就能写出一首歌。但有一些作品,却需要人生的沉淀和岁月的打磨。很显然,新歌《家乡》属于后者。缪杰用了三年时间,组建助农团队,走遍百余乡村,才完成了这首意义非凡的作品。

音乐人,歌手,助农项目创始人,缪杰表示,他不介意身份和标签,只想做喜欢的事情,他会坚持下乡助农,音乐上也不会停下脚步,“希望以缪杰的名义,做更多有意义的、能打动别人的事情。”

独家专访:缪杰:家乡,就在不远的前方

 家乡,就是一种信仰

记:请您先介绍一下新歌《家乡》的创作背景吧。

缪:《家乡》记录了我和我的团队下乡助农的经历,我们见了很多人,遇到了很多事,有不少感悟,这首歌算是这三年我的工作汇报。《家乡》是经过沉淀创作出来的,是点点滴滴的累积,不是一下子就能写出来的。MV展现的也是这三年里我们走过的村庄、遇到的人,是我们亲自拍摄记录下来的。我们到过很多美丽的村庄,最真实的感悟就是:很多村里只有老人和孩子,年轻人都背井离乡去打工了,而这就是我们下乡助农的意义所在。

记:这些年您组建了助农团队,打造了助农平台,做这些事情的初衷是什么?

缪:最早开始做下乡助农,是因为三年前大学生志愿者帮助农民工的一个活动,我们有参与,接触了很多农民工,当时就在思考他们为什么要远离家乡,后来发现是因为家乡不如大城市,问题出在家乡,所以我决定成立团队,下乡帮助农民,如果在家人身边也有幸福和有尊严的生活,他们就不会离开家乡。希望通过这首歌,表达让儿女回家、让家乡更美的愿望。

独家专访:缪杰:家乡,就在不远的前方记:家乡,对于您来说意味着什么?

缪:对于中国人来说,家乡就是一种信仰,一到过年,在外地的人都会踏上回家的旅程,或者给家里打个电话。我跟着父母去过很过城市,但是对于小时候生长的地方的依恋还是很强烈。

记:有什么特别的与家乡有关的往事吗?

缪:我生在武汉,在长江大桥边长大,记得小时候外公经常带着我走过大桥,当时对长江没什么概念,只觉得很有意思。长大后每次回武汉,都会想起当年外公在前面走、我跟在后面的情景,会抽时间再去走走。后来我跟着家人去了上海,住在静安寺,现在每次去上海,都会抽空去静安公园那里看一看。在生活过的城市,那种扑面而来的气息,会把思绪拉回到当年。

独家专访:缪杰:家乡,就在不远的前方

发自内心的呐喊,才能直击人心

记:当年离开家乡追逐音乐梦想,这么多年过去了,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

缪:最大的收获就是结交了一些好朋友。当你发自内心去表达时,不管共鸣的人有多少,但回馈一定是最直接的。你不可能跟所有人交心,只有有缘的人、理解你的人,才能成为好朋友。

记:现在对创作的理解和当初相比有什么不同?

缪:年轻时容易冲动,遇到新鲜的人事物,情绪会变得激烈,那时很容易激发出创作灵感,效率也很高。现在回头再看,心态大概会是一笑了之、云淡风轻了。我觉得歌曲要跟听者有共鸣,不能光喊口号,只有发自内心的呐喊,才能直击人的心灵。我写歌不会很快,不要逼我交“作业”,有时会经历很久,作品才能获得大家的认可和理解。

独家专访:缪杰:家乡,就在不远的前方记:您的创作灵感通常来自何处?

缪:我随时随地都会创作,有的快一点,有的需要打磨,《家乡》就写了三年,是经过沉淀的。有两种环境特别容易有创作灵感,一种是在旅途中,眼前风景不停变换,你的思绪是自由的,可以想任何事情,会有不同的想法。之前我去了南北极,激发了我很大的创作欲望,每一秒都是全新的世界,回来后就写了一本书。另一种就是封闭的环境,没什么可看的,思绪也会遨游。当然,现在创作的难度越来越大了。

记:都说音乐市场不景气,您如何看待当下的音乐环境?

缪:现在的乐坛还是很繁荣,虽然很多人会怀念以前,但现在有更多的机会向世界展示自己的音乐才华。如果你的作品经得起时间考验,一样也会成为经典,我对未来还是充满希望和信心的。

独家专访:缪杰:家乡,就在不远的前方记:你希望外界如何定义缪杰?

缪:其实无所谓身份和标签,以我的方式去打动别人就好。以职业去界定一个人,是有些片面的。

记:还有没有想要挑战的领域?

缪:卢导一直在做电影,我对当导演没什么想法,帮忙客串一下还行,喜欢的还是自己能掌控的领域,比如做音乐。

记:接下来还有什么新的工作计划?

缪:未来我会把助农事业坚持下去。音乐上也不会停下脚步,这些年积累了很多作品。组合也会有新歌推出,明年还有巡演的计划。

独家专访:缪杰:家乡,就在不远的前方
Tags: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