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自强何沄伟相聚上剧场 两岸“乐翻天”携手畅谈

2019年4月7日 23:51评论关闭Views: 7

中国娱乐前沿讯 2000年,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在台湾上演,知名演员赵自强饰演了戏中角色“乐翻天”,趋炎附势、油嘴滑舌的形象成为了一代人的记忆;时隔19年后,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将被带到全国21个城市,最终于11月登陆上剧场,著名相声演员何沄伟特邀加盟,饰演全新“乐翻天”。4月7日晚,赵自强与何沄伟相聚上剧场展开对谈,畅聊戏剧与人生,上演两岸“乐翻天”。

赵自强,在话剧舞台杀出一片“乐翻天”

千禧年,当零点钟声响起的那一刻,一个世纪跨过。一百年前,也就是1900年,那时的北京城,正遭遇八国联军的侵略,民不聊生。时代更迭,令人唏嘘。赖声川不禁感叹:一百年前的今天,与五千年来的任何一日有什么区别?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作出来的。它的场景设在相声的发源地北京,时序从一九〇〇庚子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开始,上半场在八国联军洗劫过的北京城,一家“千年茶园”重新开张,两位清朝扮相的相声演员“乐翻天”和“皮不笑”在相声演出中被一位突然闯入的贝勒爷打断,三人一起在台上展开了一段十九世纪末的时局对谈;下半场“千年茶园”开在了千禧年的上海,舞台上的两位相声演员被信口开河的董事长的煽动演讲打断,相声表演转眼变成动员大会。全剧穿梭时空一百年,从清末一路说到当今上海。2000年的版本,由金士杰、赵自强、倪敏然、李建常出演。赵自强在戏中饰演 “乐翻天”,腐朽、愚昧,却又质朴率真;憎恶权势,却又趋炎附势;不满现状又安于现状,活脱脱是赖声川笔下的阿Q。娴熟的舞台剧表演配上相声段子里的包袱,赵自强的表演让“乐翻天”这一角色深入人心。

鲜有人知,有着如此纯熟演技的赵自强其实是“非专业选手”。赖声川和丁乃竺的【表演工作坊】在1985年创团时,许多非科班出身的朋友加入,有航海科毕业的李立群、畜牧科毕业的金士杰,还有劳工系毕业的赵自强……这些“非专业选手”,却在日后都成为了【表演工作坊】不可或缺的主力。海纳百川,包容万象,成为了一个剧团发展的信念。19岁的赵自强在台湾当红剧团兰陵剧坊磨练,与金士杰、刘若瑀等一起做舞台表演艺术。因学习格洛托夫斯基的表演训练法,所以拥有扎实的表演基础。1995年开始参与【表演工作坊】的作品,从《一夫二主》的佛林都到《又一夜,他们说相声》的左道和《暗恋桃花源》的老陶,再到《十三角关系》的蔡六木,然后是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的“乐翻天”……从赖声川的喜剧角色当中,实现了自己“快乐”的梦想,同时也将这种快乐无保留地带给了台下观众。

何沄伟加盟,演绎新版“乐翻天”

何沄伟的相声之路起源于侯宝林大师的作品《批三国》。从1999年参加北京电视台“北京青少年曲艺大赛”开始,何沄伟一头扎向舞台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“戏痴”,由此入坑相声表演20余年。他的生活可谓是除了睡觉、吃饭,就是在研究表演艺术。听戏也是他的另一爱好,以前常去园子听戏的人都认得何沄伟。他听着京剧起床刷牙洗脸,在锣鼓点中干杂事,闲下来就改段子。何沄伟肚子里的相声段子有两三百个,京剧唱段也是张口就来。2019年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的演出因何沄伟的加入,使这部有着19年历史的“老戏”有了新的血液。

何沄伟透露,去年因为《北京人》,他与赖声川有了首次合作,“这次赖老师找到我,希望可以有深度合作,演话剧,我还是个学生,但是演舞台剧,是对相声演员的提升。”这一次何沄伟的加入,让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多了一份“传承”的重量,也多了一种“弘扬”的责任。他将继续赵自强当年的经典展现,带着这份“重量”和“责任”,开启2019年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的全国巡演。

赖声川“相声剧”系列,传承传统文化

相声作为中国的传统艺术,在台湾曾一度被人遗忘,险遭“灭绝”。1985年,由赖声川、李立群和李国修编剧,赖声川导演的“相声剧”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第一次出现在了台湾的舞台上,相声艺术因此再一次出现在了大众面前。“相声剧”的出现是剧场史中罕见的创举,以传统相声为工具,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戏剧形式,拯救了当年式微的传统相声,也开创了台湾现代剧场的新时代。相声剧像相声而却不是相声,不像舞台剧但的确又是舞台剧。它颠覆了传统相声,也颠覆了剧场。创团34年来,赖声川一共创作了7部相声剧:1985年《那一夜,我们说相声》哀悼传统相声的没落,1989年《这一夜,谁来说相声》解读两岸关系,1991年《台湾怪谭》突破传统单口相声的形式,1997年《又一夜,他们说相声》颠覆中国诸子百家思想,2000年《千禧夜,我们说相声》对谈清末至今百年沧桑,《这一夜,Women说相声》探讨女性话题,《那一夜,在旅途中说相声》在游历各国中探讨人生与生命。这些作品内容包罗万象,充分体现了赖声川作品完美融合大众与精英、东方与西方、传统与现代的特质。​​​​

Tags: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