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家专访王千源: 硬汉,我还没演腻呢!

2019年5月7日 22:34评论关闭Views: 9

中国娱乐前沿讯 从《钢的琴》、《绣春刀》到《解救吾先生》,王千源用他颠覆性的演技,将一个个人物迥异的性格特征变得鲜活起来。在东方卫视热播剧《七日生》中,他饰演的邱永邦亦正亦邪,举手投足狂放不羁,一个在困境中挣扎的男人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,令观众记忆犹新。

从外形到骨子里,王千源都透露着彻彻底底的阳刚之气,这也让“硬汉”的标签与他形影不离。王千源说,他并不介意被定义为“硬汉”,“硬汉有很多种,我还没演腻呢!”相比于明星,他更愿意被人们称为“演员”,在他眼中,能够代替其他人表现他们的生活,这就是演员最伟大的地方。

 

这部剧拍摄过程历经艰难,对你来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?

最大的困难就是天特别热,拉斯维加斯高温40多度,非常痛苦。现场矿泉水经常一喝就是十几瓶,感觉自己是一个很大的水罐子。还有就是跟国外团队的合作,可能在语言或者工作方式上需要沟通和磨合,我英文也不行,在磨合上还欠缺一点。但这个戏给我留下比较美好的印象也是在场景上,真的有异国他乡的味道。

如何定义邱永邦这个人物?

邱永邦不能用坏人或好人来区分,只能说是一个真实的人。之前因为自己的习惯或者方式,对生活、家庭、孩子有过伤害,不太尊重和照顾他们,不太知道什么叫家庭。后来失去女儿之后才有了一些感悟,所以他极力想挽回婚姻,挽回对家庭不负责任的形象。他想用自己的生命、用自己后半生所有的勇气去寻回自己的孩子,寻回对家庭的关爱。我觉得他是一个完整的人,从有错误、失败到改正了错误。

 

《七日生》中的角色和你以往塑造的硬汉形象有何不同?

比较MAN一点,亦正亦邪,之前的角色性格上没有这么硬朗,邱永邦很男人、很忧郁、很硬朗。这个戏打动我的不是说一两个人的故事,而是写了很多人的故事,然后在短暂的时间里发生的一些变化,这是我喜欢这个剧本、参演这部戏的原因。

这次在表演上有何突破?

和以往一样,这次的表演也很注重内心,比如他的老婆因为丢失了孩子,有一些精神上的问题,然后他自己又陷于丢了孩子的自责中,我觉得从内心上来说,他是自卑的,需要自我恢复。在细节上,从眼神到走路的姿势、说话的状态都是比较微妙的,有点魂不守舍。从个人来说,我还是很喜欢邱永邦的,他有很男人的一面,也有不太容易的一面。

 

听你谈角色感觉是铁汉柔情,那与你本人私下性格有契合之处吗?

铁汉柔情,我觉得《七日生》里是有的,而且很多。对于我来说,每个人生活里面都有自己柔情的一面,我也特别想在以后表现硬朗角色的时候,能够展现他们柔情的一面。

你和李晨多次合作,私下也是很好的朋友,这次合作的过程中有没有激荡出新的火花?

我跟李晨有三次合作了,除了《七日生》,还有《空天猎》和《八佰》。他就像一个大男孩,比较暖,跟演的角色很像,诚实,善良,热心帮助朋友,私底下他就是这么一种人。剧中我每次跟李晨见面都会发生冲突,但也有兄弟情的部分。

 

大家都觉得你的演技很棒,在演技上,你觉得自己还有多少进步空间?

我觉得进步的空间还是有的,活到老学到老,不同的人物有不同的表达方式和理解方式,所以不同的空间就是我要学习和进步的场地或者学校,拍什么时候的事,就要了解那个年代的一些事情,演员应该不断学习,不断进步。

对于年轻演员有什么自己的建议?

之前有人问过我对年轻人有什么忠告,其实也没有什么,因为我们也是从年轻过来的,我不是抠细节的人,因为上学的时候就是这么教的,我想能把上学时的那种状态、那种探索的精神拿到社会实践当中,然后坚持下去。演一部好片子不是很难的,但是每一部片子都能坚持往好的方向去发展,这个是最难的,是一辈子要追求的事情。

 

演了那么多硬汉,会不会觉得腻?

没有演腻的时候,硬汉也有很多种,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触碰到全部。不管是不是硬汉,还是要从人物出发,还有很多角色需要我去探讨,不同的人生,不同的情感,会有不同的表达方式。

你一直是大家公认的“实力派”,这个称呼是不是一种压力或束缚?

这是大家给的标签,也是别人对我的厚爱,我很高兴。对我来说,一开始是一种压力,后来慢慢可以变成一种动力。我的作品,每一部都会认真对待,对得起自己,认真去工作,就不会成为压力,而是一种习惯。

 

以后你要是转型当导演,会首选那种题材?

导演是一个比较综合的业务,说简单也简单,说难真是特别难。李晨第一次当导演的戏,我也参加了,如果以后我有这个机会,希望他也会义不容辞来帮助我。至于选择什么题材,我还没想好。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