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家专访F.I.R.飞儿乐团:奔跑吧,就像少年时那样

2019年6月3日 23:51评论关闭Views: 6

中国娱乐前沿讯 15年前,F.I.R.飞儿乐团带着首张同名专辑,开启了一场青春的冒险。他们用音乐的信念和力量,带领着你我,在绝望后继续相信希望。他们的音乐,成为了一代人的青春记忆。

15年后,F.I.R.飞儿乐团带着暌违六年的新专辑《末日青春:补完计划》再度归来。Lydia韩睿接棒担任新主唱,乐团仿佛又一次回到起点,重新开启了逐梦的旅途。就像少年时那样,他们在音乐中肆意挥洒着汗水,用力地奔跑着……

独家专访F.I.R.飞儿乐团:奔跑吧,就像少年时那样 

记:暌违6年后带着新专辑归来,这六年中,F.I.R. 飞儿乐团发生了哪些具体的变化?

陈建宁:我们出道已经15年了,从2004年到2013年,算是我们的前十年,我们出版了很多专辑,举办了大型巡回演唱会,行程非常忙碌。因为F.I.R.的歌曲都是我们自己创作的,包括大家熟悉的《我们的爱》、《月牙湾》,所以偶尔也会有灵感枯竭的瞬间,于是就想要放缓脚步,在生活中体会新事物,不能为了创作而创作。但是每隔两三个月,我们就会拿出各自的Demo进行交流,这有点像西洋乐团的方式。对我们来说,这几年积累了很多精彩的作品。去年开始制作新专辑时,当时备选的作品有三百多首。写歌不能成为负担,所以我们在这些年放慢了脚步,只想创作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。

独家专访F.I.R.飞儿乐团:奔跑吧,就像少年时那样 

记:音乐风格上与以往相比,有了怎样的蜕变?

陈建宁:这张专辑有着承前启后的意义。F.I.R.在华语乐坛有着自己的定位,就像周杰伦、五月天、孙燕姿、林俊杰一样,我们会忠于自己的风格,这是承前;至于启后,首先,我们有了一位新主唱,乐团有了新的刺激和冲撞,我和阿沁主要负责创作和制作,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的创作更厚实了。以前创作《我要飞》时就是很年轻的感觉,现在写歌会有几层不同的解读,比如《自由之歌》,就有好几层含义。

独家专访F.I.R.飞儿乐团:奔跑吧,就像少年时那样 

记:新专辑名为《末日青春:补完计划》,希望传递给大家怎样的概念?你们又是如何看待“末日青春”这一话题的呢?

阿沁:对我们来说,唱片的主题很重要。虽然现在是流量音乐的年代,但我们还是希望主打概念。出道那么多年了,我们希望不只是歌要好听,故事更要精彩动人。“末日青春”是问题,“补完计划”是注解和答案。“末日青春”说的是青春的消逝、遗憾和失落,专辑中的歌曲都有讲述;“补完计划”,10首作品提供了10个让人思考的方向,给了我们答案。我们试图用服装、包装、MV以及音乐会,分享每一首歌的概念。

独家专访F.I.R.飞儿乐团:奔跑吧,就像少年时那样 

记:主打歌《爱上属于你的天空》讲述的是人事物的变迁与得失,创作这首歌的背景是什么?为什么会选择“校园霸凌”这样一个主题呢?成员们又有着怎样的共鸣呢?

陈建宁:这首歌讲的是失去,包括失去亲人、爱和理想。有的人会因此丧志,这首歌的MV中就有深度解读。至于“校园霸凌”,我曾经看到过高中生因为受了欺负跳楼的新闻,一开始很震惊,但回想起我的学生时代,也有同学因为失恋选择轻生,所以,这是长久以来的社会现象。当时就想要写一首歌,讨论失去,“失去不代表失败”,你不要看失去了什么,要看拥有了什么,这首歌是小故事大道理。我自己有亲身体会,我爸爸去年中风了,他不认识我,无法和我交流,我感触很深。

记:《自由之歌》呼应了15年前的经典歌曲《Lydia》,创作时有着怎样的考量?

陈建宁:从15年前到现在,多少有些关联。另外,这次因为新成员的加入,我们就像当年发第一张专辑时一样,主唱也叫Lydia,Lydia是我们心中的雕像,承载着我们音乐的深度和厚度。

独家专访F.I.R.飞儿乐团:奔跑吧,就像少年时那样 

记:听说《自由之歌》也是乐团耗时最长的创作作品,创作过程中有着怎样的难忘故事呢?

阿沁:我最早三四年前就做了这首歌的Demo,我和建宁老师碰面时,老师说很喜欢,就收录进了预备资料夹。两个人一起创作很有趣,我们一直在修改,当新主唱出现时,这首歌还有三个版本。这首歌的变化就像人类演化史,是像堆积木一样堆出来的,非常有意思。

记:作为乐团的新主唱,韩睿会不会有被比较的压力?

韩睿:音乐是没有比较的,每个人对于音乐都有独到的见解,也各有各的特色,这很正常,老师们给了我很多鼓励。

陈建宁:《我们的爱》、《月牙湾》有很多歌手翻唱过,说明我们的作品有很多人喜欢,他们也赋予了歌曲不同的生命。有些东西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消磨殆尽,所以需要新的活力,现在的她,就是我们当年20多岁的状态,我们也仿佛回到了当年。

独家专访F.I.R.飞儿乐团:奔跑吧,就像少年时那样 

记:韩睿当时是在怎样的机缘下加入乐团的呢?

韩睿:当时我参加了一个比赛,阿沁老师正好是评委,我可能表现得还不错,后来《斗鱼》拍电影版,阿沁老师就找我去试唱主题曲。我从小就听F.I.R.的歌,《我们的爱》是KTV必点曲,MV让我对爱情有了憧憬,也想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。

记:老师们觉得韩睿的哪些特质最吸引你们的关注?

建宁:因为《斗鱼》说的是学生的故事,所以要寻找年轻的声音,我只听了她唱了四句惠特尼·休斯顿的歌,就决定是她了。她的高音很棒,像水晶一样,漂亮干净又坚实,对于F.I.R.来说,高音是很重要的,她的音域跨度也很宽。当时我的唯一建议就是让她减肥,当时她比现在胖了8公斤。

独家专访F.I.R.飞儿乐团:奔跑吧,就像少年时那样 

记:之前你们有去3个城市做了6场校园巡回,也在北京举办了音乐会,暌违六年再次与歌迷相聚,有着怎样特殊的感受?

阿沁:现场大多是00后的学生,我们以为要向他们介绍自己,没想到我们的新歌老歌他们都会唱。现场很震撼,让我们收获了新的想法。

记:接下来乐团会有怎样的工作计划?

陈建宁:未来三年,我们每年都会发专辑,我们看重的是音乐本质。也会做更多Live,场地大小都不是问题。我们会继续跨界,之前创作过很多影视歌曲,未来会更多。另外,我们也希望与各国各地区的歌手合作。公益方面,我们也会积极参与。

记:如今音乐类的综艺节目很多,大家有没有参加综艺的想法呢?

陈建宁:会考虑,下半年会参加,但还是要以音乐为主。

独家专访F.I.R.飞儿乐团:奔跑吧,就像少年时那样
Tags:

评论已关闭